歡迎訪問民生康強養殖服務平臺!客服熱線:400-6408-120

四川省民生藥業動物保健品公司

專業化標準化養殖場系統服務商

案例分享質量管理技術支持疾病診斷明星產品榮譽資質聯系民生走進民生

【 抗擊非洲豬瘟】豬感染非洲豬瘟后帶毒多久?

2019-8-2 15:45:20 次瀏覽

非洲豬瘟(African Swine Fever,ASF)持續成為全球養豬業的關注重點,但導致該疾病長期存在的因素及其傳播動力學還遠未得到了解。一直以來,臨床康復豬被認為是疾病長期存在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針對評估ASF帶毒狀態的報告非常少,而且常常是高度矛盾。由于對幸存豬的長期實驗代價高昂,并且極難進行,因此這方面的數據極其有限。

德國因塞爾里姆斯弗里德里希-洛弗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針對豬ASFV帶毒狀態的研究報告,實驗用了36頭豬,歷時165天,實驗感染豬在感染中等毒力的非洲豬瘟病毒后第99天,與陰性豬混群飼養,檢測結果表明陰性豬并沒有轉陽,實驗感染存活豬的組織中也沒有分離到病毒。試驗表明:存活下來的感染豬并不會長期帶毒,并隨著時間的推移,病毒含量逐漸降低,并最后完全檢測不出病毒



由于非洲豬瘟病毒強毒株感染后無法預測將有多少數量的豬存活,因此攻毒使用了來分離自荷蘭的一種中等毒力的ASFV分離株(荷蘭86株)。1986年發生在海牙附近的首次爆發中,這種ASFV毒株在21天內造成一個豬場19%的死亡率(Terpstra & Wensvoort, 1986)。該病毒目前已被用于傳播和發病機制研究(de Carvalho Ferreira, Weesendorp, Quak, Stegeman, & Loeffen, 2014; de Carvalho Ferreira et al., 2012, 2013)。

一、試驗過程

1、分組:本實驗一共選用了365 ~ 6月齡的雜交家豬,這些豬體內無ASFV及相關抗體。


試驗分為兩組,第一組30頭(以下稱為C豬),所有C豬被分成三組,每組10頭,分別飼養在同一個單元的3個獨立的大欄里,先進行隔離觀察,隔離觀察期結束后,用中等毒力的ASFV荷蘭86株對豬進行攻毒感染。


第二組6頭,哨兵豬,以下稱S豬,S豬在C豬感染后第99天,混入存活的C豬群中進行飼養。所有的動物都有耳標,實驗遵守所有適用的動物福利法規,包括歐盟2010/63/EC指令,本實驗在高度生物安全的實驗條件下進行,主管當局批準號為LALLF 7221.3 - 1 - 021/15


2、人工感染:觀察期結束后,所有的C豬各用2毫升含有2×104 HAU的荷蘭86ASFV的細胞培養上清液用滴鼻的方式進行感染。在試驗過程中,每天記錄直腸體溫和臨床癥狀。體溫連續兩天≥40.0°C即視為發燒。臨床癥狀的評估是基于MittelholzerMoserTratschinHof- mann(2000)的評分系統,包括活力、行動舉止、呼吸、步態、皮膚、眼睛、糞便和采食量作為重要參數分值從0分(無癥狀)到3分(嚴重)。各項的總分作為臨床評分,若臨床總分≥14或出現無法辨明的病情,這些豬就會被實施安樂死。


為了評估病毒血癥和散毒情況,在攻毒前和攻毒后第371014202942486391天分別從頸靜脈抽取血液樣本。同時,采集糞拭子和兩種口腔拭子,拭子每星期取樣一次。


3、混群:感染后第99天,存活的C豬(19頭)被重新混群(以獲得均勻的分布),同時6S豬也被混入其中(每組2頭),這6S豬在混群前無ASFV和相關抗體。在混群后的28天內,用與上述類似的方法對這些豬進行四次臨床評估和采樣,時間分別為感染后的第105112119126 天。


4、宰殺取樣分析:本實驗在C豬感染后的第164/165天結束。此時存活的豬全部通過電擊和放血宰殺。并對所有參與實驗的豬進行解剖取樣,采集的組織樣本包括扁桃體、唾液腺、脾臟、肺和下頜淋巴結。對于臨床恢復的C豬和所有的S豬,還采集了多處淋巴結樣本,包括肺,腹股溝,空腸,結腸,胃肝,腎,腮腺和腘窩。此外,還采集了幾頭豬的下頜下淋巴結和卵巢樣本。并從一頭意外懷孕的母豬(S豬)身上收集了11個胎兒的脾臟樣本。


二、試驗結果

1、臨床癥狀和病理發現

C豬在實驗感染后表現出的臨床癥狀和病程范圍非常廣,從急性致死到延遲致死,再到完全的臨床恢復。總的來說,所有接種的豬都出現了包括發燒在內的臨床癥狀,詳細情況見表1,體溫變化見圖1


1:臨床癥狀和病理結果匯總

圖1:接種后0-40天內每頭豬直腸體溫(深灰色表示豬死亡)


2、病原檢測

接種前,所有豬的ASFV特異qPCR檢測和血吸附試驗(HAT)結果均為陰性。對攻毒病毒的反滴定證實了攻毒滴度為每頭豬2 × 104 HAU。在試驗過程中,在所有實驗感染豬的血液樣本中均檢測到非洲豬瘟病毒基因組和活病毒。


圖2:接種后0-90天,實驗感染豬(C豬)血清樣本中ASFV特異qPCR結果的組均值(“MV”)。


在每只實驗感染的豬的各種拭子樣本中,均觀察到了不同程度的散毒情況,如圖3所示。

圖3:接種后91天感染豬ASFV qPCR拭子平均值(MV)

備注:糞拭子(MV faecal)、口咽淺表拭子(MV OPF)、口咽拭子(MV Salivette)


與C豬相反,所有S豬在整個試驗過程中,包括器官在內的所有樣本的qPCR和血吸附試驗結果均呈陰性。


在組織/器官樣本中,ASFV只在致死豬身上檢測到(詳見表2)。所有存活的C豬和所有S豬在血吸附試驗和常規PCR檢測中均為陰性,其中包括1S豬的胎兒脾臟樣本。

表2:致死病例中血樣和組織樣本的qPCR結果

三、討論

感染非洲豬瘟之后,存活豬可能攜帶ASFV,表現為持續或間歇性散毒并傳播ASFV的問題,是最有爭議的一個討論話題。如果康復豬能保持病毒長期慢性存在,那么這些豬將是一個極大的、無法輕易消除危險因素。以前有人認為,除了慢性感染的豬外,那些從ASFV感染中恢復的豬也可能繼續散毒甚至傳播病毒(Wilkinson, 1984),并引起新的疫情爆發(Bech-Nielsen et al., 1995)。


本實驗接種了30頭接近成年的育肥豬,存活20頭,其中的19頭在接種99天后與6頭哨兵豬混群,混群飼養實驗持續了兩個多月,結果表明并沒有發生同居感染。


另外,根據來自多米尼加共和國對于另一種中等毒力的ASFV毒株的報道(Hamdy & Dardiri, 1984),接種后120天與哨兵豬混合,紅細胞吸附試驗結果為陰性,但通過直接注射混合血液還是會導致易感動物感染,這不能完全排除本試驗中的病毒含量正好低于檢測極限的可能性。然而,在沒有蜱蟲參與情況下,直接的血液接觸是幾乎不可能的,而經口感染通常需要病毒滴度大于10HAU (McVicar,1984)。通過肌肉注射/靜脈注射感染易感豬所需的病毒滴度與通過口鼻感染易感豬所需的病毒滴度之比據報道為1:140000,而通過血液感染易感豬所需的病毒滴度低于1 HAU (McVicar,1984)。


本文摘自豬譯官蔚飛翻譯的文章






關鍵詞:非洲豬瘟,臨床康復豬,ASF帶毒狀態,病毒含量,四川省民生藥業

熱門文章/ Popular articles

熱銷產品/ Hot-sale product

400-640-8120

客服service

售前售后全程支持

民生微信二維碼

走進民生:
關于民生藥業|發展歷程|品牌展示|質量管理|營銷網點|明星產品
民生相冊:
技術支持|工廠實拍|榮譽資質|民生風采
民生首頁-畜禽疫苗-化學藥品-中獸藥-飼料添加劑-消毒劑-檢驗檢測- 防疫免疫-保健方案-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四川省民生藥業有限責任公司備案號:蜀ICP備12011817號-2

熱線電話:028-88454252(家畜) 84792887(家禽)18030822327(反芻、兔業)

客服熱線:400-640-8120QQ:2662396334郵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成都市龍泉驛區成龍大道二段888號C區18棟

技術支持:縱橫權度

返回頂部
冮苏十一选五最新开奖